你的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 正文

7年抓获逃犯600多名 被宁波“金捕头”盯上 逃到

更新时间:2021-10-08

  “不是在追逃,就是在追逃的路上”。这是他大半生的真实写照。被他盯上的逃犯,逃到天涯海角都没用。他就是让逃犯闻风丧胆的“金捕头”金国民。镇海公安分局的一份统计显示,2004年底至2011年初,金国民和他的团队共抓住1700多名逃犯,他亲手抓获的就有600多名。

  金国民,2017年5月退休。2009年4月,他潜心独创的“追逃八法”被省总工会命名为“金国民追逃法”,并获评全国公安基层技术革新一等奖,已成为全省乃至全国刑警的“追逃宝典”。他先后荣获全国优秀人民警察、全国公安机关“追逃能手”、浙江省劳动模范、全省优秀人民警察、浙江省十大警界先锋等荣誉称号,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。

  2000年,43岁的金国民来到宁波市公安局镇海分局刑侦大队当教导员。在古代,这样的职务通常被称为“捕头”。金国民很快适应了从派出所民警到刑警的转型,“金捕头”开始了追逃生涯。

  2008年春节临近,金国民早已从网上整理出一大批“追逃档案”,他和几个年轻的侦查员准备行装,奔赴全国各地,追捕那些偷偷回家过年的逃犯。

  他的女儿曾作过统计:2008年至2010年,3年里父亲有574天是在追逃的异乡度过的。

  “不是在追逃,就是在追逃的路上”。这是金国民追逃生涯的真实写照。目前还在侦查一线的王纪成是“金捕头”最早的一批徒弟之一,他对这句线岁生日,是带着我们在上海的追逃路上过的,当时大家晚饭都没吃,一人一碗面就对付过去了;2017年,他60岁生日,是在河南的追逃路上过的。”

  在金国民的追逃生涯里,也曾遇到过难缠的对手,他们足足“交锋”了8年。结果,自然是对方败,因为他遇到的可是“金捕头”。

  田某,山东人,2000年在镇海拦路抢劫杀人后,一直亡命天涯。长期的逃亡,田某练就了极强的反侦查能力。他随身带着好几个假身份证,每到一地就换一种身份,而且每个地方最多只待两三个月。

  好几次,金国民带着人后脚赶到,他前脚刚离开,让金国民恨得牙痒痒的。还有一次更绝,金国民带人赶到他的老家,将他堵在了屋子里。谁知开门之后却不见人影。一搜,才发现他竟在自家的天花板上开了个天窗,溜了!

  2008年3月,金国民又一次查出:胆大包天的田某居然偷偷潜回宁波,在鄞州一带出没。3天过去,侦查员锁定了他的租住点。

  金国民亲自带队直奔目的地,封锁了所有可能逃跑的路口。凌晨1点,四周一片寂静,行动正式开始。4名刑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分别从前后门同时撞了进去,一举将田某抓获。

  镇海公安分局民警马奇峰是金国民的“关门弟子”,如今接手并常驻“金国民追逃工作室”。

  最初,他被金国民的办公桌惊呆,那张桌子上,放着厚厚一沓地图,还有好几本已经被翻破的《中国高速公路及城乡公路网地图集》,里面满是红色、蓝色、黑色的圈圈点点。

  “那些年,师父和他的抓捕小组跑遍大半个中国。吃饭常常是路过超市时买些干粮、矿泉水打发过去。这还算好的,到偏远的山区追逃,矿泉水都喝不上,只能喝山涧的溪水。”马奇峰如今已经挑起大梁,但他仍念念不忘金国民的谆谆教导,“师父不只传授给我们追逃方法,更是在实际工作中把经验倾囊相授。”

  这些年来,金国民不仅在镇海带出了数十名徒弟,而且在全国各地授课交流经验过程中有了更多没记住名字的弟子,甚至还有不少外地民警慕名前来求教,大家无一例外地都叫他“师父”。

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4076

  “不是在追逃,就是在追逃的路上”。这是他大半生的真实写照。被他盯上的逃犯,逃到天涯海角都没用。他就是让逃犯闻风丧胆的“金捕头”金国民。镇海公安分局的一份统计显示,2004年底至2011年初,金国民和他的团队共抓住1700多名逃犯,他亲手抓获的就有600多名。

  金国民,2017年5月退休。2009年4月,他潜心独创的“追逃八法”被省总工会命名为“金国民追逃法”,并获评全国公安基层技术革新一等奖,已成为全省乃至全国刑警的“追逃宝典”。他先后荣获全国优秀人民警察、全国公安机关“追逃能手”、浙江省劳动模范、全省优秀人民警察、浙江省十大警界先锋等荣誉称号,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。

  2000年,43岁的金国民来到宁波市公安局镇海分局刑侦大队当教导员。在古代,这样的职务通常被称为“捕头”。金国民很快适应了从派出所民警到刑警的转型,“金捕头”开始了追逃生涯。

  2008年春节临近,金国民早已从网上整理出一大批“追逃档案”,他和几个年轻的侦查员准备行装,奔赴全国各地,追捕那些偷偷回家过年的逃犯。

  他的女儿曾作过统计:2008年至2010年,3年里父亲有574天是在追逃的异乡度过的。

  “不是在追逃,就是在追逃的路上”。这是金国民追逃生涯的真实写照。目前还在侦查一线的王纪成是“金捕头”最早的一批徒弟之一,他对这句线岁生日,是带着我们在上海的追逃路上过的,当时大家晚饭都没吃,一人一碗面就对付过去了;2017年,他60岁生日,是在河南的追逃路上过的。”

  在金国民的追逃生涯里,也曾遇到过难缠的对手,他们足足“交锋”了8年。结果,自然是对方败,因为他遇到的可是“金捕头”。

  田某,山东人,2000年在镇海拦路抢劫杀人后,一直亡命天涯。长期的逃亡,田某练就了极强的反侦查能力。他随身带着好几个假身份证,每到一地就换一种身份,而且每个地方最多只待两三个月。

  好几次,金国民带着人后脚赶到,他前脚刚离开,让金国民恨得牙痒痒的。还有一次更绝,金国民带人赶到他的老家,将他堵在了屋子里。谁知开门之后却不见人影。一搜,才发现他竟在自家的天花板上开了个天窗,溜了!

  2008年3月,金国民又一次查出:胆大包天的田某居然偷偷潜回宁波,在鄞州一带出没。3天过去,侦查员锁定了他的租住点。

  金国民亲自带队直奔目的地,封锁了所有可能逃跑的路口。凌晨1点,四周一片寂静,行动正式开始。4名刑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分别从前后门同时撞了进去,一举将田某抓获。

  镇海公安分局民警马奇峰是金国民的“关门弟子”,如今接手并常驻“金国民追逃工作室”。

  最初,他被金国民的办公桌惊呆,那张桌子上,放着厚厚一沓地图,还有好几本已经被翻破的《中国高速公路及城乡公路网地图集》,里面满是红色、蓝色、黑色的圈圈点点。

  “那些年,师父和他的抓捕小组跑遍大半个中国。吃饭常常是路过超市时买些干粮、矿泉水打发过去。这还算好的,到偏远的山区追逃,矿泉水都喝不上,只能喝山涧的溪水。”马奇峰如今已经挑起大梁,但他仍念念不忘金国民的谆谆教导,“师父不只传授给我们追逃方法,更是在实际工作中把经验倾囊相授。”

  这些年来,金国民不仅在镇海带出了数十名徒弟,而且在全国各地授课交流经验过程中有了更多没记住名字的弟子,甚至还有不少外地民警慕名前来求教,大家无一例外地都叫他“师父”。